一张奖状揭开尘封往事 蘑菇云刚散他就冲进去取样

 2019-09-14 18:24  141人阅读   丰裕达建材网

  陆庆权老人展示当年获得的奖状。□姚建平 摄

陆庆权老人展示当年获得的奖状。□姚建平 摄

□苏报驻太仓首席记者 顾志敏 苏报通讯员 周斌 徐静

近日,太仓市娄东街道德兴社区工作人员走访辖区退伍老兵时,在陆庆权老人家中偶然发现了一张特殊的立功奖状。这张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颁发的个人奖状上写着:陆庆权同志在执行国防建设任务中,积极努力,艰苦奋斗,英勇顽强,荣立三等功。

社区里居然住着一位英雄老兵!工作人员又惊又喜。当社区工作人员看到颁奖单位的部队番号后,对老人的经历更为好奇。陆庆权向社区工作人员讲述了一段尘封了几十年的往事。老人曾经三进新疆罗布泊执行特殊任务,并亲眼见证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场景。

自幼痴迷化学专业大学毕业论文拿到满分

陆庆权老人虽然已是82岁高龄,但仍然精神矍铄。

1937年5月30日,陆庆权出身于沙溪镇一户书香家庭。从青少年时代开始,他就对化学表现出特别的兴趣。1956年,填报高考志愿时,他填写了整整一排化学类专业,并被当时的华东化工学院化工机械系化学工程学专业录取,如愿走进了这所有着“中国化学工程师的摇篮”美誉的大学。

在大学里,聪慧又努力的陆庆权得到了老师的赏识。中国流体传热理论研究的先行者、时任化学工程教研组主任顾毓珍很喜欢这个爱问问题的学生。陆庆权回忆,顾先生特意找出自己上世纪30年代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博士时所写的论文原稿,供陆庆权学习。

临近毕业,着手准备毕业论文的陆庆权欣喜地发现,中国第一个流态化研究室的建立者、著名化学工程学家郭慕荪成了自己的论文指导老师。

“第一次见到郭慕荪先生的时候,他已经40多岁了,但看起来特别年轻,指导方式也很特别。”陆庆权说,第一次见面,郭慕荪先生就给了他5篇英文文献,要求一个月内看完,并写出一篇有独立见解的文献综述。

在跟随郭慕荪先生做学问的半年里,陆庆权从设计、制作设备,到一次次实验、收集整理数据,最终交出了一篇出色的毕业论文。“当时论文的评定以5分计,我的论文拿到了满分5分。”陆庆权说。

陆庆权告诉记者,他的毕业论文以流态化在冶金领域的应用为主题,其中写了一个自己推导的公式。郭慕荪先生看到后颇为惊讶,并有意推荐陆庆权到中科院化工冶金研究所从事流态化研究。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想法最后未能成真。陆庆权此后的人生走向了另一条道路,他被分配到总参谋部某部工作。

见证中国第一朵蘑菇云升起

两进原子弹爆炸中心取样

进入总参谋部某部后,陆庆权就开始从事与核武器相关的防化研究。1962年,他因设备创新方面的突出贡献,获记三等功。

1964年8月的一天,时年27岁的陆庆权接到通知,由他率一支4人小分队,前往罗布泊执行一项秘密任务。“那时候不用多说什么,大家心里清楚,要去执行的这项任务应该和我们之前做的研究有关。”他说。

经过两个月的前期准备和实验,1964年10月16日,陆庆权和队友们在距离爆心数十公里的地方,亲眼见证了中国第一朵蘑菇云的升起。

“当时大家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激动程度无法形容,能参加这么重要的工作,我真的感到很光荣,我们的国家真的了不起!”回忆当时的情景,老人仍然难掩内心的激动。随后的一周时间里,陆庆权与队友们驻扎在外围,收集并研究飞机带回的放射性落下灰样本。

1965年、1966年,陆庆权带着队友们又来到罗布泊。这两次,他的任务更艰巨了。“第二次、第三次原子弹爆炸后,我们小分队需要第一时间进入爆炸区域开展取样工作。”他说。这也意味着,蘑菇云刚刚消散,身穿防化服、头戴防化面罩的陆庆权与队友们就要进入辐射强度最大、最危险的爆心,随后从中心点开始,逐步向外围行进并取样。

罗布泊戈壁滩,白天气温接近40℃,晚上却会降到10℃以下。穿着十几斤重的防化服,还要一昼夜赶数十公里路取样,非常危险。每次参与行动后,陆庆权的白细胞计数都会减少至常人的三分之一左右。“当时一点都不觉得苦,心里就是有一股激情,浑身都是干劲。这是为自己的祖国工作啊!”老人说。

取样结束回到基地后,陆庆权和队友们还需要日以继夜地开展相关实验工作。“那时候,我们住在一个个帐篷组成的‘村落’里,每个人负责的任务都不相同,我们互相也不问对方在做什么,只顾着埋头苦干,做好自己的事情。”陆庆权说。

转业后干劲韧劲闯劲不改

研发高标号水泥震动业界

1966年,由于在两次核试验中表现突出,解放军某部队向陆庆权颁发了个人奖状。记者看到,奖状颁发日期为1966年5月19日。

上一篇:中建材8302万人币购房屋租赁业务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