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万科:王石远去 理想还在否?

 2019-09-27 02:53  137人阅读   丰裕达建材网

  原标题:35岁万科:王石远去 理想还在否?

  于时代变迁之中,探寻企业的经营之道和存在意义。

  马云“退休”,互联网江湖已远。

  万科35周年,房地产也已变天。

  不知不觉间,万科这家中国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已经35岁了。4月24日晚,万科在北京世园会植物馆举办35周年司庆,王石、郁亮一起切了蛋糕,宣传了垃圾分类;他们没有劲歌热舞,也没有阿里二十周年那么受关注。

  董事会主席郁亮说,要做时代的企业,继续拥抱变化。

35岁万科:王石远去 理想还在否?

  确实,35年来,中国的改革开放、城市化进程、资本市场变迁等等波澜壮阔的时代背景,造就、成就了万科;这是一家在房地产行业、现代企业制度、上市公众公司、资本与人力、社区与人文等领域,深具观察和研究意义的公司。

  万科何其幸运,出生在改革开放激情澎湃的年代,创始人王石又具有现代性、市场精神,这奠定了万科贯彻至今的内核逻辑。

  于行业而言,万科建立了住宅开发的规模化样本,开创了中国式物业和社区管理模式,也率先实践了专业总部和“总部—区域—一线”三级管理架构,可以说,今天所有房地产公司的样子,几乎都是基于万科而来的。

  从黄金时代到白银时代,万科总是乐于扮演行业“牧羊犬”和先行者的角色。无论是住宅工业化、转型资产管理和城市运营,万科也都走在了前面。

  万科开创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和现代企业制度,则是对当代中国公司组织管理的贡献之一。至今,万科出身的职业经理人活跃在行业的各个公司和领域,也有的已跨出了地产行业。

  进入“白银时代”,伴随业务转型,万科组织管理进化为事业合伙人制,目前仍在实践之中。

  从股权和产权角度,万科是中国公司混合所有制的典型样本,经历君万之争、宝万之争,目前仍保持较为分散的股权结构,第一大股东深圳地铁集团持股未超30%。

  在中国资本和证券市场中,万科A 也是一家不可忽略的公司,它是深交所“老五股”之一,记得之前参观深交所金融博物馆,陈列着万科最初的纸质股票,见证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端。

35岁万科:王石远去 理想还在否?

  笔者曾与多位万科人士及研究者探讨,万科对行业、社会、时代的意义有哪些,这家公司又将演变成什么样子?

  作为房地产公司,万科不可避免地背负着“开发商”的道德标签,在万科历史上两次著名的股权之争中,创始人和管理团队的一些做法也曾引发争议,但万科到今天,仍不失为一家优秀的中国公司。

  于我而言,万科带来的启示至少有三点:与时俱进,创造真实价值,以及以人为本。

  时代的万科

  35岁的万科,真正做房地产的时间并没有这么长。最初,万科以电器经营起家,几年后才介入房地产。

  王石曾说,他对万科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选择了房地产行业,这当然是顺应时代的选择。30年前,中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城市化,商品房市场发轫,谁在那时进入房地产,到今天都是收获满满。

  王石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再进一步,为万科定下了“住宅专业化”的路子,让万科在黄金时代所向披靡,拿下“老大”之位。

  2008年是一个节点。那一年万科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净利下滑,管理层集体没拿年终奖。痛定思痛后万科“归零”,重新思考公司的未来。

  仅靠即售业务无法对抗市场的周期性调整,也不能撑起百年基业的梦想。转型城市配套服务商也从那时就埋下了种子。

  2012年,王石赴美游学,郁亮走向台前,正式宣布了这一战略转型。这,依然是顺势而为。

  7年后的今天,房地产开发业务天花板已现,开发商们在恒大夏海钧描述的“15万亿大饼”中拼抢,万科却能“笑看风云”,基本盘稳稳hold住,同时从容应对持有和运营的转型。

  今天的万科,不能只以“开发商”视之,它的业务,已延伸到商业、租赁、物流、度假等领域。仅物流一项,就与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产生关联:全国快递包裹的大约一半,都出自万科旗下的仓库。

  在资本和产权层面,纵观万科30多年的历史,参与股改、上市、引入华润、再融资、B转H、事业合伙人、深入混改,几乎每一步都踏准了节奏。

  当万科变得越来越大,“谁的万科”这一问题不可避免变得尖锐。30年来,围绕股权,王石与宁高宁、任志强、宋林、傅育宁、吴向东、姚振华、许家印等中国经济的风云人物均有交集,多方或明或暗,争夺万科大股东之位,数次险象环生,影响至今未消。

  对此,王石可以说是有执念的,这缘于他个人对时代的认知。相比得“利”,他更在乎“名”,不惜放弃万科原始股;他坚持万科必须是混合所有制,第一大股东最好是国资、央企。他认为这样对万科才最安全、最有利,也由此引发了万科历史上、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最具争议的股东与管理层、资本与人力之争。

  最终,在2017年,持续三年的“宝万之争”落幕,以恒大退出,深铁入局,宝能让位,王石退休、郁亮上位画上了休止符。

  接棒王石的郁亮总爱说,“当好农民种好地”、始终“如履薄冰”。

  是的,时代已然不同。

  市场化信徒

  一个“时代的企业”,它核心的东西应该是什么?

  过去30年,房地产行业要成功不难,只要不犯特别严重的错误,坚持留在这个行业的很多都成功了。比如碧桂园、恒大、融创、万达、中海、华润、招商,甚至近几年的黑马旭辉、阳光城等等,都是成功的公司。

  相对于一些垄断行业,尽管土地和资金依然在政府、银行手中,房地产行业算是市场化程度很高了,要说万科与其他成功企业的不同,那可能是,在持续多年的房价单边上涨,各个城市此起彼伏的年代,万科不投机,不冒进,是最遵循市场化逻辑、创造真实价值的公司。

  万科是在极度不利的情况下闯入这个行业的,最初开发的项目位置都非常差,最后却成为行业最大的公司。

  这源于它的专业能力,现在房地产行业的很多技术都来自万科;以及对需求、趋势的判断,符合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

  在城市化的初始时代,从深圳到全国,万科是第一批进行战略扩张的房企,到处都是机会,万科几乎都抓住了,还并购了南都地产;通过研究成熟国家的房地产,万科引入了美国帕尔迪的高周转模式,至今依然构成了房地产行业的基本面。

  万科最早开展对居住和城市的研究,对消费者进行画像和分类;早在2010年左右,万科就提出“白银时代”到来,强调深耕城市群,更多的房企直到近两年才有这个意识;万科总会有“十年计划”,预判未来。

  我特别认同的是,万科内部一直强调的“创造真实价值”,就是要解决真实问题,对于客户来说要解决他真实的痛点,对于资产来说要实实在在地让其升值,而不是造概念、搞噱头。

  这也意味着,不拿地王、不期待政策放松、不盼望房价上涨,并且要控制风险,在这样的基础上去制定战略、布局业务。

  万科和其他成功企业不同的还有,它常常有身为“老大”的自觉,比如率先开展工业化,比如在“问题地板”事件中站在前面。

  与行业的疏离,自身的危机感,让万科2008年的“拐点论”、2018年的“活下去”成为“异类”;今天,郁亮又说,同行压力更大了,万科反而要谨慎乐观。

  理想与人文

  作为一个彼得·德鲁克式的“旁观者”,我常常思考,中国房地产行业这么多家公司,他们为何如此风格迥异?身处各家公司的人,气质为何如此不同?

  我以为,最根本的区别是,文化。

  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常常会让人生出折叠、平行的幻觉,把人当机器还是当人,都有对应的组织形态;富士康和谷歌,都可以存在。

  这两家公司的本质区别,在于制度还是文化驱动。房地产行业亦是如此。

  制度主义本质上相信人是坏的,用制度去约束人、激发人,利用人性的两个阴暗面:恐惧和贪婪来管理人。

  文化主义则相信人性中有高贵的一面,以平等、以人为本制定规则,把人性中高贵的一面给激发出来。

  万科30多年的历史上,是一家深具理想与人文的公司。所谓企业经营之道、企业的战略,是可以选择的,万科的经营之“道”,选择了文化主义,这和创始人王石的偏好密切相关。

  王石制定了“可以反对他”的文化,这种文化,可以容忍、放任比创始人更优秀的人,并将这些人组织起来;对创新力量的宽容,让万科吸引和留住一些对自我期许很高、不甘心平庸的人,这种人不会是唯命是从的角色,往往桀骜不驯,但他做事又会超越别人的期望。

  万科的食堂,没有员工、高管区的分区。只有一类人有特权,就是孕妇。在合伙人时代,更是所有的权力都来自于要承担的责任。

  今天的万科,常常面临“还有没有理想主义、人文精神”的诘问。

  尽管有争议,但从郁亮、祝九胜、谭华杰、孙嘉、朱保全们身上,仍然看得到万科式的理想主义,去年以来,万科内部回归到房地产的本质,非常注重提升产品力、服务力。

  “人文精神、市场原则、规范透明、阳光自律等精神和行为特征,都深深地烙印在万科的文化品格之中。”郁亮如此描述万科的文化传承。

  正因为这种文化,在房地产转型的过程中,万科这类公司将会是最大可能成功的公司。

  以“伟大”之名

  时代的企业意味着穿越经济周期,也意味着成为国际化企业。

  在儒家文化盛行的东亚,日本和韩国都曾出现世界级的企业,在中国,当我们把视线从房地产行业移开,华为、阿里算是世界级的企业,而万科,也想成为世界的企业,伟大的企业。

  世界级企业都有其独特的管理制度,并且在不断变革、“折腾”之中。华为7-8年就搞一次“内部大创业”;阿里每隔一两年就进行组织调整;经历了股权之争的万科,也没有停止“自我革命”。

  王石在其书《大道当然》中,阐述了如何在万科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把对市场的尊重、规范不权谋,以及职业经理人制度,作为企业发展的根本。

  到了郁亮掌舵,考察学习阿里、小米、华为,黑石、凯雷、铁狮门等后,他意识到,职业经理人也需要升级和进化为合伙人制度,这符合凯文凯利的生态系统概念,就是去金字塔架构,建立平台化机制。

  2014年3月,万科首次提出建立事业合伙人制度,设立集团层面的持股计划和项目层面的跟投,双重机制保证利益均衡。

  到了今天,万科正在进行“战略-机制-文化-组织-人”五位一体的全面转型升级,继承“大道当然”的文化品格,发展“合伙奋斗”的事业合伙人文化,打造矢量组织、冠军组织和韧性组织。

  万科的很多探索已跟房地产行业关系不大了。几年前,郁亮告诉我,他的愿景是, 让万科这家中国公司,成为全球商业管理管理案例的一员,通过管理方式给世界带来变革。

  从王石到郁亮,万科这家公司和它的掌舵人,始终在努力顺应时代,“活下去、活得好、活得久”。

上一篇:万科 社会资本助力探索邻里式养老

下一篇:恒大高新:独立董事关于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临时会议有关事项的独立意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