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贾跃亭跨界梦难圆,房地产大佬说:我们不一样!

 2019-11-08 17:10  97人阅读   丰裕达建材网

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迅哥儿”的至理名言,如果形容几个追梦大男人,恐怕还要再加上一句——有些路,走着走着就可能是一个大大的趔趄,摔得惨而痛。一不小心,还成了 “老赖”。

这几个男人的名字分别是:罗永浩、李斌和贾跃亭,在网络发酵中,他们或被贴上“2019年最惨男人”的标签,或已是既定事实的“老赖”。

几个男人,有相似点但不尽相同的结局,汇总成一句话—一场创新引发的血案。当然,“惨”并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老赖”这个极富吸睛的点也不是。毕竟,如小鹏汽车董事长安慰李斌所说的那样:无论最后是王还是寇,罗马都不是一日建成的,阿里、腾讯和华为也都是经历了多多磨难才到今天。

我们的眼量聚焦于“创新”、“跨界”。尤其当“全宇宙最重要的行业”房地产行业,都开始跨界时,这些过往或还在行进中的跨界故事,似乎有了更多借鉴意义。

1

罗永浩今年有点“水逆”。

这要从一则限制消费令说起。10月30日,罗永浩被丹阳市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其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高消费行为。

在新闻不断被解读时,罗永浩反应迅速。11月3日,他发布了一篇长微博《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字里行间,老罗都在“表心意”,还颇为悲情地表示,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其个人也会以“卖艺”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还以马克吐温和史玉柱为例:他们能做到的,自己也能做到。

对于所欠债务数额,老罗也列得清清楚楚: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在过去的10个月里,锤子科技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其个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数千万。

对于走到这一步的原因,老罗并未在自白书中交代,但在一段附言文字中,他说:过去10个月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而且跑得其实挺好,但还是上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名单……

“跨界快跑”似乎成了罗永浩的标签。而且,纵向梳理老罗的跨界历程,就会发现,老罗特别信奉“猪风口论”。

2006年,从新东方辞职,发起创办了牛博网,彼时,正是博客时代的高光时刻,但仅过了三年,牛博网国内服务器被关闭;2008年,创办培训学校,在全国展开大规模高校巡回演讲,并出版励志自传《我的奋斗》,成功打造个人IP;2012年,创办锤子科技,开始做锤子手机,而此时,正是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时代,只不过,锤子没起来,却起来一个小米;就在2018年底,锤子科技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时,紧接着2019年,罗永浩又开始瞄准社交,推出子弹短信,后更名为聊天宝,而此时,微信早已成为社交老大,地位难撼。

其实,回顾完老罗“创业史”,老罗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变得一目了然。老罗有一双敏锐双眼,总能看到各种“风口”,且有“飞蛾扑火”般的勇气。

他错了什么呢?资深投资人曹海涛做出的三点评价一语中的。

第一:专业人做专业事,从教育圈跨到科技界,两个完全不相同的领域,过去领域的成功并不能被借鉴于新领域;第二,跨界,需要有一个持续的资金生态;第三,踩准风口很重要,风口大门关闭再去硬闯,就只剩陪跑了,跑到最后还欠一屁股债。

专业、资金和踩风口:李斌以及与地产大佬亲密接触过又分手的贾跃亭遭遇的“坎儿”,似乎都能用这三个词来验证。

2

与其说他们跌倒在2019年,倒不如说倒在了“钱”这个重要的俗物上。而法院公布的欠款或仅是表面数字。

2019年行业资本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今年,行业整顿和新风口并行,投资者“小心翼翼”,显著的一个变化是,2019上半年私募及创投投资额,某些行业在规范化及监管严格下,呈现出疲软状态。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MoneyTreeTM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私募及创投(PE/VC)在科技、媒体及通信(TMT)行业投资数量环比2018年下半年下降12%,仅有1649起。

上一篇:57亿重仓上海,瑞安房地产欲再造一个“新天地”?

下一篇:单月销售下滑20%,万科未来几年业绩如何做到双位数增长?

相关文章: